勞工上下班途中遇車禍,是否屬於職業災害?

勞工上下班途中若遭遇事故,是否屬於職業災害呢?

雇主需負起哪些補償責任? 勞工又該如何保障自身權利?

一、什麼是職業災害?

 

(一)職業災害的定義:

指因勞動場所之建築物、機械、設備、原料、材料、化學品、氣體、蒸氣、粉塵等或作業活動及其他職業上原因引起之工作者疾病、傷害、失能或死亡。

 

(二)職業災害的認定條件

 

  1. 業務遂行性:

係指勞工依勞動契約在雇主指揮監督之狀態下提供勞務,勞工之「行為」必須是在執行職務。

  • 在受到雇主之指揮監督及管理(包含工作場所之設施管理)下,從事勞務之際所發生之災害。上洗手間或飲水等等勞務作業中斷時段所發生者,亦包括在內。
  • 在受到雇主之指揮監督及管理下,未從事勞務時所發生之災害。例如休息時間、上班前、下班後在工作場所行動時所發生之災害。
  • 雖受雇主之指揮監督,但已脫離其管理,而仍從事勞務時所發生之災害。例如出差時搭乘交通工具或住宿時所發生之災害。
  1. 業務起因性

依經驗法則判斷「業務」與「災害」之間具有相當的因果關係。此關係必須被認定為業務內在或通常伴隨的潛在危險之現實化。

例如一般火災所造成者,不具有業務起因性;但若係在化學工廠中,因化學物品所發生之火災或因化學物品導致火災擴大蔓延者,應認為具有業務起因性。又例如勞工因私人恩怨與同事爭吵打鬥所發生之傷害,係其自己不法行為所造成者,不具有業務起因性。

 

二、上下班途中算不算?

 

  • 肯定說

1.寬鬆標準說

依照勞工保險被保險人因執行職務而致傷病審查準則第4條明文規定:「被保險人上、下班於適當時間,從日常居、住處往返就業場所之應經途中發生事故而致之傷害,視為職業傷害。」

因此,部分法院判決(臺灣高等法院民事判決105年度勞上字第37號)認為:勞基法所定之職災與勞工保險條例具有相同之法理與類似性質、基於保護勞工之立場為寬鬆之解釋、職災不以執行職務時所生災害為限,準備提出勞務時所受災害亦應屬之。

 

2.嚴格標準說

(1)臺灣新北地方法院板橋簡易庭簡易民事判決105年度板勞簡字第49號:

就勞工於交通期間所發生之災害,是否屬於職業災害,傷病審查準則第4條第1項雖規定「被保險人上、下班,於適當時間,從日常居、住處所往返就業場所,或因從事二份以上工作而往返於就業場所間之應經途中發生事故而致之傷害,視為職業傷害。」然傷病審查準則第18條亦規定「被保險人於第四條之規定而有以下情形者,不得視為職業傷害

  1. 非日常生活所必需之私人行為。
  2. 未領有駕駛車種之駕駛執照駕車。
  3. 受吊扣期間或吊銷駕執照處分駕車。
  4. 經有燈光號誌管制之交岔路口違規闖紅燈。
  5. 闖越鐵路平交道。
  6. 酒精濃度超過規定標準、吸食毒品、迷幻藥或管制藥品 駕駛車輛。
  7. 駕駛車輛違規行駛高速公路路肩。
  8. 駕駛車輛不按遵行之方向行駛或在道路上競駛、競技、蛇行或以其他危險方式駕駛車輛。
  9. 駕駛車輛不依規定駛入來車道。

此乃鑑於勞工於交通期間如違反重大交通法規,將可能肇致社會與經濟之嚴重損失,基於公平正義原則,就勞工於交通期間中如有違反重大交通法規情事者,均不得視為職業災害。

準此,勞工因由就業場所出發,返回住處之合理途徑發生事故而致之傷害,固得視為職業災害,惟如有違反同準則第18條各款之行為,因危險發生之原因已非雇主可控制或可合理預期,且與執行職務間難認有相當因果關係,自不得視為職業災害。

 

(2) 臺灣新北地方法院民事判決104年度勞訴字第63號:

前述審查準則所謂之「適當時間」,應以勞僱雙方約定之上下班時間及一般生活經驗為判斷基準,尚不能單憑受僱人之主觀意見為斷,藉免悖反上開法規所定「適當時間」之要件及立法本旨。故原告因車禍受傷,如確屬其往返就業場所之際所受災害,固可認屬職業災害,惟為區別勞工究係為處理私人事務或提出勞務之際發生災害,並避免雇主承受過多無法掌控之風險,在判斷上自應參照前揭審查準則第4條第1項所定之各項要件,詳細審核,如均符合無誤,始可責令雇主即被告負擔職業災害之相關責任。

 

  • 否定說

1.法院見解

採否定說的法院判決認為:由於通勤途中之危險非雇主所能控制,亦即通勤災害並非起因於雇主所提供之就業場所之安全與衛生設備之災害,自不屬於勞基法第59條之職業災害。

亦有法院(桃園地方法院105年度勞訴字第70號民事判決)認為傷病審查準則乃勞工保險中央主管機關行政院勞工委員會(現為勞動部)所頒布,以供勞保局審核勞工是否得請領職業災害給付之審查準則,其屬一般行政命令,固得作為法院判斷事件之參考,惟非屬法律,就職業災害認定之見解,對法院認定勞工所受災害是否屬職業災害,本無拘束力。

況勞基法第59條乃規範職業災害發生時雇主對勞工之補償責任,而勞工保險條例則係規定保險人即勞保局對被保險之勞工有關勞保給付之範圍,兩者之立法目的本不相同,若危險發生之原因非雇主可控制之因素所致,則不宜過份擴張職業災害認定之範圍,否則無異加重雇主之責任,而減少企業之競爭力,同時亦有礙社會之經濟發展,因此在認定是否構成職業災害,本院認仍應依前述業務遂行性及業務起因性之判斷標準為之。

通勤災害非因就業場所之設備、或作業活動及職業上原因引起之傷害,而係於業務執行完畢後,在返家途中因交通事故所導致,該交通事故之發生已脫離雇主有關勞務實施之危險控制範圍,自不符前述「業務遂行性」之要件,且通勤災害與其業務之間,不具有相當因果關係存在,亦不符前述之「業務起因性」內涵,是本件難認屬勞基法第59條之職業災害。

另,高雄地方法院105年度勞簡上字第5號民事判決採相同見解:本院認為職業災害之發生,依文義本須處於業務遂行狀態下方屬之,而一般通勤災害,當不屬於業務遂行範圍內,又勞工於通勤途中並不在雇主所得指揮監督範圍內,自不應由雇主負擔無過失之風險承擔責任;再者,勞工遇有通勤災害,仍可循勞工保險及侵權行為法則彌補損害,並非全無他法救濟。

復參酌勞基法第1 條第1 項後段規定「本法未規定者,適用其他法律之規定」;而職業安全衛生法第2 條第5 款則明定「職業災害:指因勞動場所之建築物、機械、設備、原料、材料、化學品、氣體、蒸氣、粉塵等或作業活動及其他職業上原因引起之工作者疾病、傷害、失能或死亡」,亦未將通勤災害列入職業災害之範圍,故應以否定見解較為可採,本件應不適用勞基法之職災補償法制,方不致於過度擴張雇主之責任。

2.學說見解

而學說對於是否應將通勤災害視為勞基法上的職業災害,其立論依據雖不盡相同,然多認為強制雇主就通勤災害負補償責任,並非十分妥適(參見徐婉寧,職災補償與損害賠償--以台日職業災害之雇主責任為中心,中原財經法學第34期,第184-185 頁;徐婉寧,精神疾病與雇主之職業災害補償及民事賠償責任--兼評臺灣板橋地方法院100 年度勞訴字第1 號判決,政大法學評論第134 期,第126-128頁)。

三、結論(本文見解)通勤災害並非職業災害

勞工在上下班途中所發生之災害,也就是通勤災害而言,由於上下班路程之選擇,係在勞工之掌握下,並不受雇主之指揮監督,故不具備有業務執行性。既然通勤災害,不具備業務執行性之要件,則無庸再考慮業務起因性。因此,通勤災害應不屬於職業災害,雇主對此無須負職業災害補償責任。至於勞工遇有通勤災害,可循勞工保險及侵權行為法則彌補損害,不受影響。

 

 

好友人數

本公司所屬網站所有之內容,宸翰擁有著作權,非經本公司之書面同意,任何人均不得以任何方式使用宸翰網站內所有內容,包括但不限於轉載、重製及改編,如有侵害,本公司將法訴追所有之民、刑事責任。如欲引用部分內容或觀點,請註明來源出處;如欲分享全部內容,建議利用下方之社群分享按鈕。